当前位置:主页 > 1234123.com > 正文

80万元白条暴露公款招待尴尬

2021-09-15 

  国家级贫困县宁夏同心县100多家党政机关单位和部门,在当地一家“新月楼”餐馆欠账吃喝,历时十余年,吃喝白条竟近5000张,拖欠金额高达80多万元。“新月楼”不堪重负,8月24日,忍无可忍的餐馆老板杨开礼起诉了欠款大户同心县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该事件在一个月前经媒体广泛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不久前,本网记者来到同心县,对事件再次进行深入采访。

  “单位想欠账,你不答应,这些单位不会再上你这儿吃了,因为吃饭能欠钱的餐馆多的是。”

  11月18日,记者来到同心县城。从车站出来,随意向几个行人打听去“新月楼”的路怎么走,竟没有一个说不知道的。

  记者顺着所指方向走进“新月楼”,一位女服务员问记者要吃饭吗,记者说有点事找杨老板,服务员打量了一下记者后称“老板不在”。记者又要杨老板宅电或手机号码,她说“不知道”。记者又问了几名服务人员,回答都是一个样。第二天,记者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无功而返。见不到杨开礼,记者决定从外围了解一些情况,于是找到一位同心县的熟人,请他约几个朋友一起出来坐坐。在饭桌上,记者引出了“新月楼”的话题,不料他们一个个反应平平,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样子。

  “其实你不知道,我们这里开餐馆的几乎都有单位欠账的。你不欠账,你这馆子肯定开不下去,所以这种现象是很正常的。”在座的一位城建局干部说,“据我所知,我们单位在这家餐馆也吃了几万元,可事实上有相当一部分欠条都是个人餐后签的单,并非单位在正常公务招待中所签。”水利局一名干部插了话说,最初是他们单位和供电局等一些有钱单位,把“新月楼”给“扶”起来的。虽然有欠账,老板并不发愁。可没想到后面事就多了,他们这些单位在下面都是有脚有腿的,站所特别多,大家见签字就能吃饭,逐渐形成不管是不是业务接待,只要有来人应酬就去吃,吃完了就签字。只要在结账时有你吃饭“画押”的白条,杨老板都是认可的。

  应该说,这些年以单位名义欠杨开礼钱的也确实不少,欠钱单位为什么不结账?这名干部接着说:“开饭馆赚谁的钱?还不是公家的。单位想欠账,你不答应,这些单位不会再上你这儿吃了,因为吃饭能欠钱的餐馆多的是。由于地方财政困难,干部工资欠发现象都时有发生。因此,欠账本身就存在难以收回的风险,况且这年头领导频频换,向新任领导讨要前任的外债,他根本不理睬,催急了,他会说向前任领导要去。前任领导已另谋高就,你要得来吗?这债就这么欠下了,台湾大乐透,而后越垒越高。”

  11月19日,记者得到了杨开礼的手机号码,便以一位老顾客的名义给他打了电话。

  记者从电线年在同心县城街面上开一个小饭馆起家的,如今餐厅在当地已是一家不小的店面。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同心县一些单位和部门招待来人常选该餐馆,结账时签字打白条也就开始了。在近10年里,计经局、水利局、宗教局、学校、乡镇等各种单位有80多家,欠条金额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共计80多万元。

  杨开礼说:“我的清线多张白条子。在初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我给他们拿出的白条子算出来大约是80多万元,其实还有十几万元白条没给他们算,原因是这些条子都是些老账,时间太久了单位领导换过几茬了,不好要了,再者新闻已经报出去的数字是80万元,也就不想多惹麻烦。”最近陆续又有一些记者来采访,均被他谢绝——他说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回外欠的账,而且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此都很重视,召开了全县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紧急动员部署会议,通报了各单位历年赊欠“新月楼”接待费的情况,要求各单位采取措施,尽快结清赊欠款。审计、监察、财政等部门也对这些白条进行了清查,帮助处理,所以他也不想再张扬此事。

  在谈到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债权时,杨开礼说,他这些年为开饭馆贷款、借亲朋好友的钱已多达四五十万元,沉重的外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我想尽了办法,就是要不来钱,没法子,只能通过法律渠道解决。”他无奈地说。据悉,目前法院还没有审理此案。

  令杨开礼欣慰的是,媒体披露此事后,他现在已有十五六万元欠款白条“兑换”成了现金,并且基本上每天都有“进账”。

  当问到“官司”和“报道”会不会影响餐馆今后的生意时,杨开礼表示最近生意还可以,没受多大影响。说没有一点影响也不现实,一些单位要么不在这儿吃饭,要么不让单位职工随便签字。

  最后记者问他,听说许多白条不是单位欠的,而是单位个人签字欠的,有没有这种情况?杨开礼肯定地说,“那是胡说呢,我的白条都是单位欠的!”

  在得知“新月楼”餐厅白条事件正逐步得到解决的同时,记者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会屡屡出现这种“吃饭欠条”现象呢?经过几天在同心县的调查,记者有五点感受:

  第一,当地财政十分紧张。去年同心县财政收入2000多万元,而财政支出高达2个多亿,长期靠国家补贴。记者了解到,该县现有饭馆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吃饭打白条欠账的问题。现实中,一方面该县普遍是吃饭财政,除了发放工资外,办公经费非常有限。据了解,县宗教局、县政法委等非“重点”单位,每年财政核算费用中,除去工资,办公经费仅1万元左右,根本就没有招待费这项开支;另一方面的实际情况是,单位来人招待是工作需要,不可能不接待。这钱从哪里来?钱紧张的单位只能自己想办法,没办法的就只好签个条“先认着这事儿”。

  第二,一些单位对接待工作缺乏明确的管理规定,于是便出现了单位职工谁都可以随意签单吃饭的情况。11月初,同心县委、县政府下发文件,对公务接待地点、标准等进行了详细规定,明确了各单位公务接待费用如何结算。县纪检、监察、财政、审计部门每半年对各乡镇、各部门公务接待工作检查一次,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顶风违纪的坚决查处,严肃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

  第三,“新月楼”在结算中管理不严。某单位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他们单位在“新月楼”也曾欠账6000多元,新任领导到来后,在去年年底前已全部结清。因单位实行办公室主任“一枝笔”规定,所以,现在没在任何餐厅有欠账。提及此事,这位主任说了一件有意思的事:他去年年底结账时,在所签单据中,就有签字明显不是他笔迹的情况,经过对比,老板只好认账说,这桌饭就让人白吃了,然后撕掉了欠条。

  第四,餐馆业主普遍有这样一种心理,即做餐饮业不允许打白条欠账是绝对开不下去的。同心县的一些业主对记者表示,在这个贫困地方开饭馆很不容易,几万人的县城,平时没个啥事,谁到餐厅去消费?这来钱的路子大头还不是公家吗?都希望着单位多来人多吃饭,毕竟单位今天没钱,总有一天有钱能付吧,所以单位吃饭打欠条也就能接受了。

  第五,长达十多年时间累计的欠账,为什么最后才想到拿起法律武器去维护自身权益呢。如此看来,通过法律解决民事经济纠纷的思想在这里的普通百姓心中并没有占具重要位置。因为吃饭打白条的都是些“单位”,怕坏了已形成的“关系”,不好再做生意。用杨开礼的话说,寻求法律帮助“这是逼得没办法的办法”。在这位餐馆业主看来,解决经济纠纷的首选办法并不是法律,而此举也只是下策。其实,欠账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杨老板早早地通过法律解决这些经济纠纷,其结果恐怕不是一堆白条子攥在自己手里。

  行政机关吃饭打白条现象在我国许多地方都发生过,这种现象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政府形象,也影响了党群关系,损害了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影响了市场竞争。行政机关作为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国家机关拥有诸多行政职权,但行政机关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当行政机关购物、吃饭时只是一个民事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不管你拥有怎样的职权,在这样的交易行为中与经营者的法律地位都是平等的,行政机关必须遵守市场交易的等价有偿规则,吃饭就得掏饭钱。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是诚信经济,政府作为民事主体出现在社会关系中同样也应讲诚信。

  要最终解决政府拖欠问题,必须从分析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入手:一种原因是政府机关不必要的招待费用过多;二是有些行政机关滥用行政职权,使其民事行为变成行政行为,利用了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畏惧,使双方本应平等的地位变成了一种事实上的不平等;三是市场竞争激烈,经营者为了能够吸引消费者,不惜牺牲自身的利益,允许行政机关欠费吃饭,使没有约束价值的白条具备了货币功能。

  首先,行政机关应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招待,节约有限的财政经费;其次,加强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监督管理,可通过人大质询、领导人员的离任审计等途径进行,以约束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再次,经营者应增强维权意识,树立公平竞争观念,对政府行政机关打白条的现象,一方面选择法律途径主张自己的权利;另一方面要增强经营意识,规范经营行为,提高服务质量,以质量赢得消费者,赢得市场。

  我们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这个事件: 首先,必须将某些人的个人行为与机关(单位)代表的行为分开。如果确实是机关行为,当然应该由机关(单位)承担清偿责任;如果属于个人行为,即使他们是一些机关(单位)领导,也应该由签字的个人承担偿还责任。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是机关的工作人员,就可以代表机关签单。

  其次,我们理解一些基层单位的难处,上级来人要招待,兄弟单位来人也要招待,可自己单位又没有招待费,所以只能签单欠账。因此,希望有关部门在落实签字机关(单位)责任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问问到底是谁去吃饭这个问题。当然,要减少吃喝接待,希望有关部门还是减少各种各样的会议和验收、考核、达标、视察、指导活动。

  再次,餐馆经营者与有关单位和个人之间的欠账还钱关系,属于正常民事法律关系,经营者向法院起诉,要求有关机关(单位)还债应该予以肯定。我们不希望有关部门采用一些非常手段解决问题,更不希望经营者的经营活动因此而受到影响,否则,那将是我们建设法治国家最大的悲哀。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