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ww.1234123.com > 正文

陕西电视台副台长谈中华大祭祖直播实录

2021-11-30 

  2004年4月4日,陕西电视台今年首次面向全球华人直播甲申年清明公祭黄帝典礼盛况,约5000名炎黄子孙聚集在陕西省黄陵县黄帝陵新落成的祭祀大殿前,以“九鼎八簋”的传统礼制及浩大乐舞等祭拜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轩辕黄帝。

  今年黄帝陵祭祖首次采用国家祭祀规格,陕西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东方卫视、台湾东森电视公司、TVBS、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搜狐网等电视和网络传媒均对这一盛况进行了现场直播。

  这次祭祀活动,是如何策划、组织和实施的?在盛况的背后,作为这次活动的策划实施单位,陕西电视台的电视人承受了什么样的艰辛?前前后后,这次浩大的直播是如何从一个创意一步步落实的?

  为回答以上问题,4月4日晚,搜狐网特别邀请了陕西电视台副台长王渭林先生和此次活动的总策划白玉奇先生做客搜狐聊天室,就这次盛况空前的大祭祖活动的台前幕后,回答网友的提问。

  同时,搜狐网还邀请著名的电视策划人、中央电视台编导欧阳国忠先生作为此次访谈的支持嘉宾,就这次祭祖活动的创意策划和实施与王渭林先生、白玉奇先生展开对话,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今天晚上请到陕西电视台副台长王渭林,还有策划白玉奇。今天我们想就陕西台举办的中华大祭祖活动进行探讨。操作完之后,今天下午感觉松了一口气吧?

  王渭林:确实如此。如果说松一口气的话还不足以形容,松了好几口气。因为这次直播活动策划的时间特别短,虽然早就知道要干这么一件事情,但是它的具体方案、流程我们拿到手的时候已经不足十天。这么短的时间,再加上今年有重大改革,包括遴选民间主祭人,包括乐舞告祭,都是现挖掘整理的,包括敬献花篮的两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卫视,应该说是最具影响力的华人媒体,尤其是中央电视台用两个频道国际频道和新闻频道播出,对我们来说我们提供信号源,要让央视尤其通过CCTV4向全球直播,对我们的压力也非常大。

  王渭林:这些改革中还有一项改革祭祀当中没有完成,遴选民间主祭人上海复星集团争取到第一的角色。另外乐舞告祭大家认为很成功,原来还有一项改革,遴选民间私助,就是宣读祭文的人。今天大家看到是由陕西省省长贾治邦宣读的,以往是由当地所在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宣读,我们打算改革这一项,向民间普选也是遴选卓越的华人来宣读,甚至已经酝酿了方案,包括遴选候选人的名单我们也都罗列了一批。可是由于时间太仓促,不是很成熟,有人推荐可以由两院院士来担任,重大贡献的科学家、艺术家、社会名人,还有一些有特殊贡献的人。但是确确实实这个东西比较重大,比较慎重,今年看来我们没有完成,依然由我们贾治邦省长用他带有我们陕北口音的普通话,但是非常流畅地宣读了传统的祭祀告白骈体文。

  从现在反馈来的情况来看,我听到的包括从上海打过来的电话,从台湾打过来的电话,从东京打来的电话,甚至从洛杉矶打来的电话都认为非常好。我们打了字幕,虽然是简体字,但是他们依然看得明白,祭文也写得很好,虽然是文言但是有现代精神。直到我们直播结束,你刚才说松了一口气,好几口气连续松下来。

  主持人:据我了解,为了做好这次直播,有好多工作人员几个晚上没有睡好,直播完了以后一下子身体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直播无小事,直播作为特有的节目形态,很直接波及影响力大,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很大。要落实这么一个大的直播行动,可以分两块,一个是创意,一个是落实。我们先从创意角度来说起,一个好的活动要成功,创意是基础。白玉奇,您作为一个策划人,当时祭祖这个活动可能是省里面有这个方案,你们接到这个任务只有十天,前期是谁操作的?

  王渭林:我们每年都要祭祖,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叫一会一活动。但是像这么大规模的直播这在历史上没有,我们曾经在省内直播过两次,91年、93年,但是都是省内直播,那时候没有这么大规模,也就是三百人左右的祭祀代表。

  今天是十倍,三千人,祭祀大院和广场设计的时候可以容纳五千人,今年这么大规模又要做这么大规模的电视直播,我们觉得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任务。我们提出了三大意义,有政治意义,有文化意义,有经济意义。政治意义关乎全中华民族的精神凝聚,黄帝不仅仅代表汉民族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祖先,不断融合大家共同认同的祖先。另外文化意义,黄帝对中华文化的影响很深远,从司马迁的黄帝本记上可以看出来,他是开辟宏蒙,缔造文明的时代,他那个时代发明了舟车、屋宇、缫丝、酿酒、文字、教民驾瑟,所有从一片蛮荒之中开辟出来,这是我们远祖共同的祖先凝聚在黄帝这个人的身上,文化意义上来说非常大。现有的经济意义上来说,从西安到到黄陵原来没有高速路的时候要走八九个小时,现在两个半小时就到黄陵。现在从黄陵再到延安的高速公路又在修,明年延安到黄陵的高速公路又通了,从西安到黄陵再到壶口再到延安这条旅游精品路线就是一个让游客值得去选择的一条线路,因此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从这三点上来定义这个活动。

  白玉奇:这次的直播我们进行策划的时候首先分析这个活动的背景,不分析背景我们很难做策划。今年公祭黄帝陵有三个与以往不同的背景,一二期黄帝陵整修工程基本竣工,从92年到现在海外集资政府投资加起来2.5亿,巨大投资建设时间这么长,建起来又这么宏伟的场所。我们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直播,它和以往是不一样的,得考虑我们直播的整个规模。

  第二个,从去年6月份开始,黄帝陵基金会和省政府祭祀办开始发掘整理一套古典的传统的祭祀礼仪,这个礼仪有一个专家团进行论证,到底过去是什么样的方式祭祀黄帝,整理了一整套从乐舞到祭器到舞蹈服装的设计等等,方方面面非常详尽的研究成果。这个研究成果又找来国家级的专家进行论证,一共先后有20个重量级的专家进行论证,形成了一套新的祭祀方案。既有传统的,又有所翻新。这个祭祀方式今年是第一次推出,又有一个背景,如果我们在策划当中不做文化解读的话,观众看的话有很多地方看不懂,有盲点。

  第三个背景,从去年我们就开始帮助省里遴选民间公祭人,台里做了两个片子,一个叫“中华始祖记”,宣传遴选民间公祭人在全球范围之内的方法、意义等等,还有一个片子叫“四海更新”。接到允许直播的意见之后,时间就比较紧张了。

  这么长时间但是一直不知道能不能直播,一开始允许直播我们就紧锣密鼓展开,这就是遴选民间公祭人,这在祭黄帝陵史上是首次的。这三点背景不同决定了我们今年的直播方式绝对不能和以前相同。

  白玉奇:可能是搞过很多直播,作为省内作为事件的直播,我们台现在也要打造人文频道,陕西这个地方比较邪乎,中部好多省说中部省份开发东部的时候我们不是东部,开发西部的时候我们不是西部,不东不西不是东西。陕西往东走是西部的门户,往西走是东部的门户,陕西真不是个“东西”,北京时间的标准时区在这儿。

  黄帝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元点,把这个作为客观事件展现出去是一种做法,是新闻式的做法。我们立足于陕西的特点,它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发端,我们仅仅用一种新闻的做法来直播这个新闻事件我们觉得是不够的,我们要用人文视角发掘它。我们决定以省政府祭陵办和基金会搞的整个活动为载体,我们进行放射性的文化解读、人文解读。

  如果解读的线分钟有点不足,我们决定往前延伸往后延伸,当时是三段。礼仪的进行过程我们进行现场解说解读它,因为考虑到央视不能切入我们解说台的画面,和央视说的时候,我们放弃了现场出图象的解读,这是中间最核心的部分。

  以最核心的部分为圆点往前辐射,9:50开始祭祀,我们9:00开始直播组织一场谈话,解读礼仪过程当中有可能遇到的文化背景,进行悬念式的铺垫,谈话当中顺便炒起来观众的期待值。做策划都想着这一点,如何把期待值炒得更高一点。这是前面的两部分。原来还设计在后面做一个很小的部分,做一点采访,后来把这个放弃了,因为观众有一个收视心理,节目一完再滔滔不绝地说他们不会关注,后面比较简洁的结尾。

  王渭林:这是陕西得天独厚在整个全国的省份中所独有的东西,我记得前几年大家都在抢炎帝,陕西也有炎帝陵,湖北随州也有炎帝陵,背后大家都在抢注意力。陕西这个地方应该说陕西电视台做直播节目历史很长,但是做大型直播是从去年十月份的金庸华山论剑开始,那是技术要求非常高、挑战性非常强的一种直播。

  无论是你的环节设计还是你的技术保障,还是你的通讯通常都要求到极致,那个确实是很多不可预知的悬念在等待,而这一次直播应该说整个陕西省政府和黄帝陵基金会为我们搭起一个天然的非常高的平台。我们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进行直播,因此我们觉得我们沾了很大的光,什么光?他是人文始祖,他有四海归心,凝聚全球华人归属感的象征意义在里面。这是给赋予我们别人所不具备的,因此我们沾了这个光。

  陕西是黄河流域的省份之一,也是中国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不能说是唯一的,而是之一。但是它的重要性确确实实我们不是说在陕西就吹陕西,它是客观存在的。据我个人来看,它不光是人文初祖在陕西,就是文史祖宗司马迁在陕西,理治祖宗周公在陕西,教民驾穑的后继在陕西,酒仙杜康在陕西,距黄帝陵不远,以黄陵为中心画半径的话,大概画不到一百公里,文化含量极高,但是翻过头来说,这种厚重的文化也非常沉重。

  我们在拥有很灿烂的历史文化的同时,我们又背负着很沉重的历史负担。我们现在又处在21世纪世界经济大潮的背景下,我们加入WTO,我们要用世界规则规范现在的社会行为、政府行为、企业行为,但是我们又不能放弃我们的传统文化。怎么样来扬弃,这就是一个学问,完完全全拿过来是完全不可行的,历史文化当中有很多糟粕,我们泛泛说要弘扬传统文化我个人是不赞同这样的说法。

  我们只有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是鲁迅七八十年前讲过的话,怎么样扬弃?很多知识分子,很多仁人志士进行了探索,到今天我觉得应该站在人类的发展史高度上,站在现代文化高度上来关照历史,关照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历史,同时也以整个人类文化发展史为参照,我觉得这样才能够有一个博大的开放的胸怀。

  在我们做的短片当中大家可以看到,包括祭祀大殿周围没有围墙,暗和了黄帝四面的传说,同时也应该说它是中华民族其实应该说这个传统早就有的开放包容的心态。只不过到了宋代宋明礼学逐渐内学化,长安是唐代的国度,唐代长安人口超过一百万,和古罗马同是超过一百万的城市。鲁迅说过唐王朝是大有福气的,似乎好像是贬义,实际是褒义的。在长安居住的外国人,西域胡人周边有二十万之人,有东市西市之分,“买东西”就从这儿来的。当时各国人都来朝拜,很开放,我们从唐代武则天墓陪葬的壁画当中有一度刻使图,唐王朝大臣接近外国使节,有蒙古人、日本人、朝鲜人、波斯人,后来逐渐封闭、僵化、教条,到后来闭关锁国,连一片木船的木片都不能漂出海洋,在近现代落后了。

  主持人:一谈到西安,当时中国最辉煌的,除了这一刻每个中国人脸上都很自豪。对这么一个有厚重历史感的文化活动的直播在我看来有几点难点。一个直播活动讲究信息量,敬献花篮拖的时间很长这是一个要克服的问题。第二,文化这么厚重,如何把厚重的文化解读给老百姓看,电视是大众传播媒介,如何把厚重的文化化解为老百姓容易接受的东西。第三,文化的东西怎么生动地表述。这次直播是怎么发掘的?

  信息量除了加强短片的知识介绍,请一些名家或者文化学者到演播室进行访谈,这也是一个调节方式。除了这两项,你们是怎么样具体操作的?

  王渭林:电视是大众媒体,不可能在上面做很精深的文化解读,但是我们又不满足于一般的文化普及,所以我们在普及的基础上要提升。你刚才说到提前做一些短篇介绍,另外我们做连线,另外节奏把握上我们尽量让它明快。献花篮很冗长,一个人走完又一个人,那是程序规定的。我们电视直播上可以把它再转回演播室,再连线海内外的一些华人,他们对这次祭祖的看法,他们对中华民族祖先的认同,尤其在海外。

  我们出过国,出国以后确确实实感觉到本来在国内的感受并不强烈,到了国外以后感觉到对祖国的眷恋之情是由衷的,那是一种血脉的东西。在电视上做应该说我们基本上还是采用连线、解读、专家讲解VCR短片的形式,让节奏尽量明快,让观众快到审美疲劳谷底的时候又换了一种表现空间,提升起来,大体是这么一种做法。

  我们出过国,出国以后确确实实感觉到本来在国内的感受并不强烈,到了国外以后感觉到对祖国的眷恋之情是由衷的,那是一种血脉的东西。在电视上做应该说我们基本上还是采用连线、解读、专家讲解VCR短片的形式,让节奏尽量明快,让观众快到审美疲劳谷底的时候又换了一种表现空间,提升起来,大体是这么一种做法。这种做法也是全世界电视界所普遍追求的好看,尤其一提到文化消费。

  另外解读这种传统中国文化的时候如何让它有趣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请王鲁湘先生,他应该说对这段文化的研究还是有非常独到的见解。比如对龙的解读,中国龙有南方的龙,有北方的龙,有不同时期的龙,这种对龙的解读很有意思。我们说我们是龙的传人,龙是怎么形成的,我原来也做过这样的节目,中国龙最早的形成龙是各种动物的组合,应该说各不同民族图腾的集合,他在这种基础上把它解读出来,这是一条混血的龙,容纳中华民族大

  容纳中华民族大家庭所有民族的血脉在里面。类似这样的东西,我们把它做得有趣一些,让大家觉得想探求它,知道它到底是怎么由来,它的来龙去脉是怎么回事,这样做有助于观众理解传统文化比较精深、比较艰涩的地方。

  主持人:节目当中很大一个亮点,看完之后大家拍手称快。最后一条龙腾空而起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事先你们做了哪些策划?

  王渭林:我们要计算成本,这个龙是乐舞告祭的一个环节,我们前面两次也不知道是怎么放的,里面充了氦气飞上天空,象征黄帝玉龙升天,当然是一个传说。龙放出来之后飞向什么方向,是什么样的形状,大家都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这也是一个悬念。放起来之后,大家看到它旁边的绳子卷起来,随着风向舒展开来,同时飞向桥山龙玉阁的方向,就是桥山顶峰的方向飞去。这似乎也是天意,我们也觉得很幸运,观众也觉得这是祈福所带来的很好的观众也觉得这是祈福所带来的很好的兆头。

  白玉奇: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就是献花篮,当时省政府的通知里面,礼仪程序里面花篮是16个,我们就数16个,之后预演的时候走一分钟零20秒走一个,会不会一个正在鞠躬的时候另一个就上,这当中的时差是多少,我们努力想把直播做得很精确就在那儿计算。后来不是16个,万一不是16个怎么办?

  献花篮当中我们要插进去很多内容,有全球华人连线,我们采访两岸三地的一些学者,这个片子到底在哪儿插,插多长时间,重要的献花篮党和国家领导人是不能插的,这块是哪几个,来几个人,都是悬念,全部是悬念。省政府一直定不下来这个事,我们一直追着问,我们最后通过很多渠道一看做了30个花篮,前天突然发现30个花篮,可能要超过16个,特别紧张。30个花篮怎么办?然后备片子,这时候说什么,肖云儒先生在那儿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如果是30个怎么办,如果20个怎么办。昨天晚上突然说12个花篮,我们准备的很多东西没用了,原来先和全球华人连线,之后是两岸三地的学者采访,全球连线保留,海外华人采访位置移动,这都是临时调整的。献花篮的时候,全球华人连线做了一个就马上切到现场去,因为央视的献花篮开始了。从现在看,我们也是从去年华山论剑开始做大型的直播节目,做直播节目的技术、经验还有心态、预案都要做得非常充分。我们现在做直播节目心态里面多多少少有一些录播节目的心态,用录播节目的心态做直播节目,想求全求美求保险求精确,这种心态应不应该存在?

  白玉奇:像这样的大事做得很完美。直播节目最大的卖点是不可知性,你不知道它将往哪儿发展,它的期待值在这儿,它的价值在这儿。所以直播有魅力,魅力就在这儿。

  王渭林:直播也分不同类型,新闻直播切错画面,黑画面,连线不通断掉都有可能,观众没有任何责备你的言语。包括直播伊拉克战争,随时情况都可能发生,任何情况都可能出现,战争直播观众的心态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像这样的大型文化活动的直播我们觉得应该从中摸索出一种经验来,至少有预案,有应急措施,有衔接的软转换,这三点要做到就可以做到心中不慌。为什么中国大陆内地的这些电视人一说直播就紧张得不得了,动不动要延时两分钟,延时十分钟,但是那就没有意义了。在大型文化活动中我觉得直播还是尽量要追求直播的可视性,要追求它的信息量,同时在多场景的情况下要尽量保证信息的不流失,所以我们开了双视窗乃至多视窗,保证各种信息都能够在同一时空内展现给电视观众。我在解说的同时,双视窗里面依然在献花篮。比如家乡人会告诉他,我是江苏的,我代表江苏人向黄帝献花篮,他的家人朋友就会在同时看到视窗里出现他家乡的代表。我们虽然切回了演播室,保证了其它观众的信息,同时保证了这个信息的不流失,这样的尝试是有益的,现在电视技术手段也是可以做到的。这方面应该是我们追求的要点。

  主持人:直播分不同类型,这种可插空性比较大的尽可能做到减少一些失误和遗憾。现在电视传媒增加它的单位时间内信息流量的增加,或者表现手段的增加,使大家看到节目的时候各取所需,不同区域性的人有不同的需求点。直播很大的挑战性不可预知性,还有一个挑战是多结点,怎么衔接怎么无缝链接。我们的环节很多,一下子到门口,一下子募捐,一下子敲钟,每个镜头都要对位,这点上无缝连接很下工夫。我们在直播队伍的成熟,在协调统一有很大的关系。王总是这次活动的指挥,你有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共享?

  王渭林:经验不敢谈,我们松了好几口气,我们胆战心惊。各种不同类型的直播,它的取向、直播要求是不一样的,这种活动我们尽量追求完美减少失误,怎么减少失误?一个笨办法就是多预演,加强预演,但是这个笨办法又带来一个弊端就是成本提高。大型直播活动动辄上百人甚至几百人,成本很高。像我们这样的西部经济条件比较落后的台,我们还是要考虑成本问题的。在这一点上,我们觉得这种办法是一种笨办法,我们不赞同,虽然需要预演,但是不能没完没了预演,我们强调案头的精准性,要把流程表做到秒来读流程表。我们每个环节总编导和导演、切换导演,不同机位的二级切换导演、摄影,我们一个一个精确到秒,这是一种比较经济的办法,也是比较智慧的办法,也是逼出来的穷人办法。同时还有一点,它的熟练程度刚才讲到心态问题,无论是什么样的直播形态,心态很重要。因为毕竟是直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做电视的人都知道要搞备份,技术上都搞备份的,有一路卫星传播,一定有微波一路,大家都有备份的意识。内地电视人老是有很多禁区没有打破,老是怕出问题,怕漏丑藏拙,这是内地电视人的趋同思维,使得我们战战兢兢,老是怕出错,这种心态往往老出错。凤凰的同仁告诉我们,我们凤凰天天在直播,对于他们来说直播常态化。我们2002年陕西发大水,我们要做一台赈灾晚会要直播,主持人背稿子很紧张,两三天就要做出来,特别刻苦,生怕错一个字。我们同时邀请了陈鲁豫做我们的嘉宾主持,晚上直播,她下午两点钟当从香港飞到西安,拿到直播流程。我们主持人很奇怪,陈鲁豫怎么不背稿子,直播完了大家都觉得鲁豫在做没有按照我们撰稿人给她写的稿子一字不漏主持,把所有的主题和那天的核心内容都表达出来。说明她对直播的理解已经不是背稿子直播的理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是一种比较幼稚的直播,因为他们已经常态化,心态已经很正常。咱们不允许出错,人家是允许出错,只有神不出错,只要是人就会出错。说错没有关系,马上纠正,大家才觉得你可亲,你有亲和力亲近性。

  王渭林:真实是审美的基石,我们是这样理解的。几次重大直播临战前我要搞临战动员,让大家高度集中、高度负责,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反复强调这种理念。但是我每次动员说到最后一条,大家一是要抓紧,二是要放松,洗一个热水澡,好好休息,错了就错了,大家把它弥补过去就行了,告诉大家要放松。否则弦绷得太紧就会断,跟运动员竞技一样。很多运动员说我的训练成绩一定会比竞技成绩高,职业运动员教练员都会这样讲。如果参加直接竞技过程当中发挥出我训练时的80%我就差不多能够拿到奖牌,但是往往训练不到这个时候就不行。萨玛兰奇喜欢邓亚萍就是因为她特别放松。

  主持人:直播是职业化的水准,队伍职业化很大一部分是心灵的职业化,操作当中常态化认识这个事情。看台湾、香港的新闻节目突发事件马上就直播,这是很常态的。

  主持人:陕西电视台这几年通过创意整合资源,包括整合媒体,这次整合了中央电视台两个频道、凤凰卫视、东方卫视、搜狐网。你们从中尝到什么甜头?

  王渭林:信息多元化时代,甚至是信息泛滥信息爆炸,信息过剩时代,你要引起大家的注意那你必须要与众不同,必须整合全球整个人类大家注意力的焦点上。这个焦点应该说是制造出来的,现在信息这么多,大家看都看不过来,纸媒体、网络媒体、电视传媒、广播媒体现在还有第四传媒短信,大家不知道怎么选择。我们从华山论剑开始我们想自己单打独斗是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至少不会引起很多人关注,尽管金庸是一个很好的品牌、很好的概念,他有三亿读者,再加上影视剧更多了,把他请来是很大的卖点,凭我们自己的品牌还不够。我们当时请了诸多的平面媒体,包括搜狐网参加我们的直播,包括很多很有话语影响力的纸传媒,包括《南方周末》、《新周刊》,后来我们自己都顾不过来了。我们委托中国国家图书馆为我们追踪华山论剑之后十天之内的全球华文媒体的报道,结果国图给我们做了很厚的媒体追踪,他们追踪了179家华文媒体,全部都报道了。我们算了一下,大概有三百多万字,有200多个版面,要用内地中等省份报纸的价格来算,可能超过四五千万。因此我们觉得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的事情,而且纸媒体因为策划和创意有价值,它因此也获得了眼球获得了关注,因此也是一种双赢或者是多赢。从这一点上来说,一个是资源要整合,一个是创意要有价值,要能够给诸多被整合进来的媒体或者是加盟进来的媒体带来注意力经济,给他们带来实际的效益。看它的报纸人多了,对它的价值也是一种提升。在这一点上我们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现在做得还不太好,或者说不够好。我们努力想请一些有影响的传媒过来做,这也是我们全台从上次华山论剑以来尝到的甜头,但是同时我还要声明一点,有些媒体没有参与进来的不能保持良好的心态,有的甚至没有基本的道德操守。这次中华大祭祖,我们昨天就有一家本地的媒体要抢先发稿,他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消息来源,这次直播将会有杨利伟、龙永图、成龙作为嘉宾,我们是直播的主体,所有的信号源都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我们没有发布。但是这样的媒体发布了,还号称是本地的所谓强势媒体,这样给观众什么样的误导,这种东西真是很值得媒体注意。要保持基本的道德,像花边花絮性八卦性的很多人愿意看我不否认,但是你不能空穴来凤,不能无端生造。新闻是第二性的,必须有风才能捉影,连风都没有怎么捉影。

  王渭林:完全是自我炒作。这是害人害己的东西,误导民众误导读者的东西。我们的网站,我们的新闻从来没有说我们要请某某人来,即使说我们有这种打算我们没有请到也没有发布,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媒体需要整合,整合当中需要品质感,需要真诚的合作。现在是一个信息时代,是眼球经济时代,靠创意去整合,创意整合当中要有价值,提供的信息要让大家多赢,作为西部一个电视台也好,一个创意凭什么那么多电视台愿意合作?就是创意的价值所在,创意的不可替代性,大家共同做这个事情能够共赢。创意的独创性、多赢的立场达成一致。

  王渭林:华山论剑时到了当地的媒体是79家,在华山上的媒体是79家,国图整理来的没有请来的转载或者看到直播之后所发的消息是179家,多了一百家。

  主持人:对于我们塑造强势的陕西电视台品牌有很大的帮助。去年整合报纸比较多,今年电视整合力度特别大,作为祭祀活动包括这么多强势媒体愿意加入进来,你们是怎么说动他们的?

  我们本身意识到这件事情所具有的价值,是诸多强势媒体愿意报道的。因为目前在台湾刚刚公投大选完的背景下,在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背景下,我们的政府和我们整个主流人群中都是渴盼统一的。我刚才说到政治意义,大家都看中了这个,尤其CCTV这样的国家强势主流媒体,我们觉得它首先看中,当然是我们主动去提供了这样沟通的消息。我们向央视的领导汇报有这样一项活动,大致的程序是什么样的,内容是什么样的,其意义何在,央视领导非常敏锐地看到这件事情的价值和意义。今年我们提出直播创意的时候,我主动为这件事情专门到北京到央视找到海外中心的盛亦来主任,向他说明这件事。在我们遴选民间公祭人的时候,跟他说了这件事。盛主任当时拍板说我们一定做,没想到新闻频道后来加入。毕竟还是有统战意义,还是有象征意义的,我们想邀请新闻频道没有把握,新闻频道看到这一点后来找到我们。凤凰一直在关注,因为它的定位,拉近全球华人的距离,这是它的理念,它拿出三个频道来播,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我们告诉了这些媒体同行,我们毕竟是地方媒体,我们的平台还有限,我们也不隐瞒,是我们主动沟通的。

  主持人:真诚的交流给对方很好的合作基础,大台愿意来合作说明对你的信任,直播出去的东西百分之百放心才可以交流。现在电视活动节目化,陕西电视台也做出了很好的探索。

  王渭林:谢谢你的表扬,我们做的很不够。我们想尝试一下,在媒体时代大家都在讲话,但是你到底讲的话有多少观众听到了或者说他记住了,这个很重要。作为媒体我们追求我们讲的话至少让观众听见,如果他能记住一两句更好,我们追求是这样一个东西。

  王渭林:我们当然想把陕西电视台打造成区域性的强台,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不敢说我们要打造一个全国强台,因为我们地处西部,我们有自知之明,我们的资源、我们的经济实力、我们的人才势力,我们自己都是清楚的。但是我们觉得我们还有潜力,我们也有一定的资源做后盾。我觉得关键是要靠体制的创新来带动,我们给自己定的一个目标就是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把陕西电视台打造成为一个区域性的强台。这个区域性的强台包括它的影响力,包括它的话语份额,包括它的经济收入指标,包括它的数字化程度,包括我们的策划和高端制作人员的水准。

  主持人:这几年对于电视媒体处于大转折的时期,转折时有挑战和机遇。陕西电视台打造区域强台,以文化本土优势来做。包括内容建设、体制创新,据我了解马上要进行第二轮改革。你们对栏目原来多,现在形成精品意识包括合理的考评等等,能介绍一下情况吗?

  王渭林:现在媒体竞争应该说已经进入惨烈化的程度,用我们有限的力量打造一部分栏目我们是有把握的,但是摊子铺得太大,战线拉得太长会分散人力物力财力,这是我们办台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上上下下共同认定的一条铁律。为什么改栏目这么难?因为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因为有栏目就有饭吃,把栏目砍掉这些人没有饭吃,要重新找饭吃,既得利益很难割舍,即使这样也必须打破。从全台53个自办栏目当中拿掉12个,拿掉20%,留下的这些精办一批,重点保障一批,保留一批以观后效,最后是合并一批。这样的话我们能相对集中我们的优势人财物办好一些有价值的栏目,提供给老百姓看。现在同质化的节目栏目太多了,你有的我也有,我有的他也有,这样没办法把电视栏目做好,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一个思路上,首先我们提出瘦身计划的第一步,首先把赘肉不健康的肌体去掉,强身健体,把内功先练好,为下一步进一步改制能够做一个铺垫。按照广电总局的发展思路,我们下一步的广办分离、制播分离、产业化都要从基础开始做起。

  主持人:现在中国电视同质化特别厉害,电视台千台一面现象特别严重,陕西电视台有意识走一条不一样的路。或者打文化牌,或者走活动特色,今后陕西电视台要走出怎么样一条特色之路?

  王渭林:我目前还不便于透露,这个牵扯到我们的上级领导部门,我们有一些基本的卫视改革发展思路,基本思路已经有了,我们首先要看到自身的优势。这个优势怎么发挥?就像陕西说陕西一样,陕西说陕西是文化大省。有人说我们是文化大省吗?我们是文化资源大省,怎么把资源变成有形的价值,比如变成旅游强省、文化产业大省,文化产业包含面很广,包括影视、图书、出版都有,电视怎么做?我们在考虑。要根据我们自身的特点,但是我们不划地为牢,不是自己把自己锁定在一个什么地位上,但是我们想打造人文品牌的思路。很多人怀疑在商业时代人文能够带来利润吗?我个人觉得人文做好了还是真正的朝阳产业,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但是它的难度非常大,因为要有高智慧,要有高端的策划和战略性的思考思维。凭中国人的智慧,开放性的中国一个省级台,同时又是上星的省级台,有卫星频道,从理论上来说是面向全国的。

  主持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受益匪浅,今后我们可以看到陕西电视台光明的前景,我们也期待今后有机会再和王台长和白玉奇有对话的时间。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