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ww.1234123.com > 正文

有情有义的濮存昕:照顾病母和弟弟遗孀成父亲最大的骄傲

2021-09-14 

  濮存昕是大家熟知的男演员,曾出演过《三国演义》《英雄无悔》《闯关东2》《推拿》等优秀影视作品。他高大儒雅的形象,细腻精湛的演技,成为很多观众的最爱。

  近几年,濮存昕鲜少出现在影视剧中,转而将精力放到了话剧舞台上。他与冯远征、丁志诚、梁冠华等人组成了“老干部分队”,开始着手培养北京人艺的下一代,成了老前辈中的精神领袖。

  濮存昕出生于一个艺术家庭,他的父亲是苏民,原名濮思荀,是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兼导演,是话剧界的殿堂级演员。

  濮存昕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姐姐是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弟弟濮存明据说和母亲一样也是在银行工作。

  荧屏上风度翩翩的濮存昕,其实曾经在1岁就被诊出患有小儿麻痹症,长大后需要借助拐杖才能走路。

  上小学的时候,他被同学戏称为“濮瘸子”,大家也不愿意和他一块玩,给幼时濮存昕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伤痕,当时的他特别盼着赶紧离开学校,逃离这个称呼。

  身为父亲的苏民看着越来越自卑的儿子,心痛如绞,他暗暗下决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治好儿子的病,还他一个快乐健康的童年。

  那几年,苏民为了给儿子治病,四处打听,多地奔波,最终听人介绍找到积水潭医院荣国威教师,恳请他给儿子做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濮存昕终于不用再拄拐,叫他“濮瘸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

  苏民看到儿子这样的转变非常开心,也更加积极的带着儿子做一些简单的运动,帮助他腿部力量的恢复。经过一年多的坚持,濮存昕的左腿终于恢复如常,父子俩都激动不已,热泪盈眶。

  1969年,16岁的濮存昕离开家乡,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知青,第一次远离家乡,年幼的濮存昕感到非常无助,和战友们融入不到一块,有种被孤立的感觉,为此经常自己偷偷抹眼泪。

  首先要做好自己,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人,不需要刻意讨好,让别人发现你的优点。

  父亲的话给了濮存昕很大的鼓励,濮存昕开始钻研各种技艺,做一些小道具,包括木工、电工也都自学成才,帮助了身边很多战友,大家也对他慢慢改观。

  濮存昕在人艺大院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在表演上有一定的天赋,但当时的濮存昕其实并没有想踏上演员这条路。

  几年后,很多人开始厌倦当知青的日子,掀起了一阵返乡大潮,在黑龙江待了7年的濮存昕也想回北京发展,但是当时没有路子是没法回到北京的。

  从1973年开始,濮存昕就开始报考部队文工团,直到1977年,才终于考进了空政话剧团。

  进团之后,濮存昕的工作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光鲜亮丽,他一直在这跑了4年的龙套,幸运的是,他在这里收获了爱情。

  在一次剧团的演出中,濮存昕与团里的女演员宛萍相识,两人互生好感,开始频繁往来。

  当时的宛萍已经是营级干部了,而濮存昕只是一个小战士,但宛萍非常喜欢濮存昕,觉得他风度翩翩又有上进心,最终两人相恋了。

  1985年,两人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结婚一年后,两人的女儿出生,取名濮方。宛萍也回归家庭,担起了照顾女儿,辅佐丈夫的重任。

  尽管苏民当时已经是北京人艺的副院长了,但是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宽裕,濮存昕结婚后,还一直和父母一块生活在一间50多平米的房子里,生活上很不方便,直到空政话剧团给濮存昕分了一间小房子,一家三口才搬走。

  1987年,濮存昕正式调入北京人艺,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受父亲的影响,濮存昕对话剧表演非常的热爱。

  1991年,濮存昕出演话剧《李白》,而当时的导演正是苏民,这是他们父子俩的首次合作。

  两人因为彼此熟悉,排练起来非常的有默契,但是有意思的是,对于很多表演的细节,父子俩经常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两人互不相让,各执己见。为这事濮存昕有近两个月都没有回家住,父子俩每天只能在排练场上见到彼此。

  《李白》排出来以后,两父子都非常感慨,苏民非常欣慰儿子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也觉得自己不能过多的限制,濮存昕也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很多的表演经验和技巧。

  《洗澡》《来来往往》等剧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受到了很多观众朋友的喜爱。

  此时的濮存昕因帅气俊朗的形象及扎实的演技,红极一时,受到很多女性朋友的喜爱。父亲苏民为此还找过儿子谈话,让她好好对待妻子宛萍,不能因为红了就有别的想法。而且也悄悄叮嘱儿媳,澳门跑狗图

  濮存昕对父亲的话深以为然,而且父母一直是模范夫妻,非常恩爱,濮存昕深受父母影响,洁身自好,在娱乐圈从来没有传过什么绯闻,www.9888tm.com,一直是大家眼中的模范丈夫。

  当时的濮岩还不满30岁,突然地变故将一家人拉入痛苦的深渊,苏民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深受打击,身体也受到影响,住进了医院,卧床不起。

  濮存昕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一边要照顾生病住院的父亲,另一边还要照顾弟妹和年幼的侄子,母亲也常常以泪洗面,为了更好地照顾家人,濮存昕辞去了北京人艺副院长的职务。

  此后多年,濮存昕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对弟妹,对侄子,都是尽心尽力,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般。

  现实中,有很多人因为亲人离世,而和亲人的遗孀形同陌路,但濮存昕却始终如一的对待弟妹和侄子,给了父亲苏民最大的心里安慰。

  也是从这时候起,苏民意识到自己老了,而儿子长大了,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濮存昕的事业有了起色以后,一直想给父母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但是父亲苏民不同意,嫌他浪费。父亲生病那段时间,带父亲去医院的时候,因为没有电梯,濮存昕要背着父亲上下楼。

  苏民身形偏胖,濮存昕每次背起来都有些吃力,母亲年纪大了,父亲又卧病在床,濮存昕不放心,经常在父母家中搭个单人床看顾父亲。

  2015年,苏民已经88岁了,身体越发虚弱,有时甚至连说话都很吃力。父子俩凑到一起,经常回忆几十年前的事,一说就是大半天,还经常相对垂泪,让家里人都跟着难受。

  2016年8月,苏民的身体更加糟糕,非常依赖濮存昕,在临终前,拉着儿子的手说:

  “爸爸这一生,非常知足,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爸爸很骄傲。爸爸走后,你要照顾好家里的人,爸爸就没什么遗憾了。”

  2016年8月28日凌晨4点,苏民最终还是因病离世,享年90岁,濮存昕在微博中说:

  终于,在父亲去世三年后的父亲节,他有了想说的话,濮存昕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读信的时候他几度哽咽。

  “父亲去世三年,我一直认为他是喜丧,终于摆脱了拖累他这么多年的疾病,他一生都很棒,不是单一的就做演员,导演、教员都在剧院担起了不可替代的角色。”

  “父亲的赞扬其实是儿子最得意最看重的,我如今回想自己这些年在人艺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是不想给您丢脸。为您为人艺,要尽忠尽孝。”

  “这些年您导演我演了《李白》、《天之骄子》、《蔡文姬》等戏,一直都是您在影响我,最后仍以骨灰的温度告诉我,人生苦短,热爱生活。”

  这封信,字里行间满满的是对父亲的敬重和思念之情,世间的父子情千奇百态,苏民对孩子的教育更倾向于言传身教,好的家风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孩子,事实证明他是成功的。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